米格抖音培訓網-百科問答 > 短視頻初變陣:視頻短劇粉墨登場!

短視頻初變陣:視頻短劇粉墨登場!

發布日期:2019-09-05 20:11來源:米格抖音培訓網我來投稿

  自從快手定下年底3億DAU的目標以后,近段時間動作不斷,儼然進入高戒備的斗爭狀態。

  7月份先發布對標探探的陌生人社交產品“歡脫”,后更名“喜翻”;然后又推出笑番視頻,主打搞笑短視頻內容社區;近日,由快手小劇場板塊演化的獨立APP追鴨也悄無聲息的上線了。從應用界面看,追鴨的界面出奇地簡單,可能是因為來源于快手的短劇數量不夠豐富。除首頁大圖推薦與熱搜榜單外,應用對現有的短劇內容也做了簡單分類,如戀愛、校園、霸道總裁等。

短視頻初變陣:視頻短劇粉墨登場!

  可以看出整個應用的流量還處于萌芽狀態,在首頁熱度榜排名第一名的《灰姑娘》,在快手端播放高達971.6萬,而在追鴨端播放僅為2863次,評論數只有寥寥的10個。

  而目前的存量短劇均來自快手端,這意味著,與其說目前的追鴨是獨立的短劇APP,不如說它仍是快手小劇場的“備忘錄”。

  1、短視頻后流量時代的現狀

  自短視頻崛起以來,短視頻對長視頻形成明顯的虹吸效應。尤其抖音、快手對視頻后期剪輯門檻做了親民化的處理,使視頻創作真正進入全民化時代。“非技術青年”們得以繞開復雜的“PR”、“AE”,從而用手機便能處理一份像模像樣的短視頻。

  市場正經歷變革,同新聞資訊市場的紙媒向網媒低頭一樣,傳統長視頻僅守住了深度內容,其余市場均在短視頻的沖擊下七零八落

  在12年左右,國內的游戲主播還熱衷于錄制30到60分鐘的完整復盤,到16年之后,大多數人都在剪輯時長不超過一分鐘的精彩集錦,其它傳統體育視頻亦如是。

  這是信息量暴增的變革時代,短視頻從用戶群體、制作群體、內容豐富性以及傳播速度等領域全面超車。

  在這里,大量速成的、缺乏有效創意的作品混雜在內容生態中,它們和其它內容一道,被用戶迅速地獲取,淘汰,獲取,淘汰 ……

  這正是短視頻的典型弊端,數目龐大的內容生產者多以“玩票”為主,他們對熱門歌舞等題材的狂熱追逐,使整個短視頻平臺呈現嚴重的內容同質化。

  這種UGC平臺擴張后幾乎不可避免的積弊開始蔓延到頭部KOL身上:papi醬、劉二豆、手工耿各自依仗創意優勢走紅后,在全網形成了鋪天蓋地的跟風潮。當人均帶著一副毒舌的“papi醬們”浩浩蕩蕩開赴市場時,papi醬本尊的熱度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走衰。

短視頻初變陣:視頻短劇粉墨登場!

  像海嘯前的巨浪預警那樣,短視頻平靜的外表下,存在崩潰的風險。

  平臺和頭部玩家需要一道清晰的警戒線。它需要一定的技術門檻,以隔絕大多數的玩票人士;它需要打造人設的能力,讓KOL不被內容同質化的大潮卷走;它需要更高的時長以承載盡可能多的內容量,去抵消短視頻“食之無味”的單薄感;最重要是,它應該為短視頻提供全新模式,讓用戶的審美疲勞至少遲一些到來。

  2、短劇的發展史

  追鴨的起源,是快手于4月10日推出的“快手小劇場”。如果向更遠處回溯,則要談到曾經火爆一時的網絡短劇。

  2012—2013年,搜狐與優酷憑借作品《屌絲男士》與《萬萬沒想到》,兩度引爆了網絡短劇市場。但在當時的環境下,網絡短劇的盈利模式極不穩定,大多內容缺少回報,只有少數作品通過廣告與電商引流維持運營,而頭部IP只有登錄院線才能完成大規模的變現。

短視頻初變陣:視頻短劇粉墨登場!

  因此,在短劇試水成功后,兩部作品的主創:叫獸易小星與大鵬紛紛轉型電影制作。此后數年,網絡短劇失去領軍人,一度陷入沉寂。

  直到2018年,短視頻賽道的迅速崛起,才讓網絡短劇再度復活。愛奇藝首次推出針對移動端的豎屏短喜劇《生活對我下手了》,上線當天熱度就躍升至愛奇藝劇集榜第四位。作品最終收獲豆瓣7.0的評分,累計播放超過2.7億人次。

短視頻初變陣:視頻短劇粉墨登場!

  短劇的潛力漸漸浮現,優酷、騰訊視頻、抖音、快手等平臺相繼對短劇賽道進行跟進,藍海迅速轉紅。

  從供給端看,網絡短劇的供應商相當充足:一方面,部分長視頻公司受制于新開項目缺乏,更愿意切入短劇賽道,以低成本彌補觀眾的“空窗期”。另一方面,主要平臺的短劇質量門檻均不高,一些活躍用戶對參與短劇制作興趣頗高。

  對于經營非互動表演類內容為主的KOL而言,拍攝帶有劇情的網絡短劇,不僅成本低廉,而且是打造人設,提高粉絲粘性的良好機遇。有美食KOL直接玩起“前半段短劇,后半段做菜”的內容模式,并取得一定成功。

  3、專業制導,降維打擊

  翻遍追鴨,最明顯的印象是,PGC與UGC兩種模式的內容質量差距被毫無保留地展露出來

  不同于傳統快手的“鏡頭懟臉”和“一鏡到底”模式,追鴨的短劇普遍注重拍攝效果。即便是一個普通夫妻吵架情節的短劇,其開場也是一組由環境到人物的搖鏡頭,其背后無疑是作者對成品質量的考量。

  而由專業影視團隊制作的短劇,質量就更有保證。追鴨上有一部移植于快手的喜劇短劇《新白胖子傳奇》,制作方由國內著名喜劇編劇束煥牽頭。該劇第一集便在短短30秒的時間內使用了九組分鏡,前八組均為女性化的穿衣、梳頭、打扮等行為的敘述,最后一組才抖出包袱:梳妝打扮的人緩緩轉身,竟是身穿女裝的岳云鵬。

  由于質量出色,《新白胖子傳奇》第一季總播放量已破1.8億次,單集評論突破萬次。

  在短劇《被困天臺》中,作者用“日記體”虛構出一段晾衣過程中被困在天臺上無法脫離的劇情,并由此衍生出堪比電影的情節走勢,這顯然超出了傳統短視頻所能提供的信息量。

短視頻初變陣:視頻短劇粉墨登場!

  在PGC模式的推進下,專業作品占據了絕大多數平臺的流量與推薦資源 。一旦更多專注影視制作的公司確認了短劇市場的巨大潛力,網絡短劇市場將展示更加驚人的爆發力。

  4、短劇市場的利潤點到底在何方

  作為長網劇的濃縮版,短劇繼承了高用戶粘性與節奏明快的優勢,前途不可限量。

  第一代網劇《萬萬沒想到》中,作者使用片尾自制廣告的方式獲取收入,而最終還是轉投利潤更加豐厚的大電影市場。此后的歷代網劇,或多或少都面臨收入不佳的困擾。

  今年5月,愛奇藝拿出一份《劇情短視頻付費分賬合作說明》,根據該說明,4-10分鐘有劇情在30集以上的豎屏短劇將有機會享受愛奇藝方面最高七三開的分成政策,內容生產方拿七成,愛奇藝拿三成,以平臺政策的形式扶持短劇發展。

  目前,網絡短劇整體處于發展期,優愛騰快抖等網劇大戶尚未在行業中分出先后。而一旦入駐的專業影視團隊將蛋糕做大,網絡短劇極有可能引入長網劇的會員付費制。

  在劇集中軟性植入品牌也是一個常用的方式,不同于以往在結尾展現廣告,在劇情中做植入是一種強曝光的模式,能讓用戶的記憶更加深刻,也更能吸引品牌方的投放熱情。為了不對用戶產生較大困擾,需要創作者設計更巧妙的植入環節。

  視頻短劇無疑是個很有前景的領域,它很容易形成屬于自己的競爭壁壘,打造出個人IP,并為此收獲相當可觀的收益。相比于長視頻影視內容制作的繁復、高成本、長周期,視頻短劇的門檻又相對降了一大截。

  2019,短視頻的內涵也在不斷的發生著新的變化,從年初的vlog熱潮到長視頻的逐步崛起,最近又涌現出新奇好玩的互動類視頻。新的變化也意味著新的機遇,每個新的領域最終都會沉淀出一批代表人物,享受到行業發展的最大紅利。

  那么問題來了:這樣有意思的賽場,你準備加入嗎?

掃一掃關注短視頻培訓網公眾號

版權聲明:本文內容由互聯網用戶自發貢獻,本站不擁有所有權,不承擔相關法律責任。如果發現本站有涉嫌抄襲的內容, 歡迎發送郵件至 [email protected]舉報,并提供相關證據,一經查實,本站將立刻刪除涉嫌侵權內容。

作者:admin

相關文章

01
02
03
04
zcw中彩网